东莞鞋企需认清形势 加快转型升级步伐
 

   近几年东莞中小型鞋企渐渐向东南亚迁移,作为配套产业链的东莞鞋机企业,订单也从内销开始走出国门。与此同时,专门内销的大部门鞋机商店,却生意惨淡难以为继。有专家认为这是个危险信号,说明东南亚一带的鞋企订单有所增加,“买鞋机是为了和东莞的鞋企争生意”。


   引进模仿变“借船出海”


   鞋子安放在一台机器的力柱上面,随后被送进紧闭的包厢里面自动喷漆。人在这里不是主力,只需要重复而机械地把鞋子放上去就行,相比于以前,这台机器可以代替15个人。


   这是一台由东莞市意利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意利鞋机”)自己研发的制鞋机器人,意利鞋机创办于1998年,总部在东莞厚街汀山村,目前这家企业已形成整厂鞋机输出的产业规模。


   2001年,意利鞋机董事长杨崇国从维修鞋机转向生产制造鞋机,从意大利购进三台鞋机加以改进,一炮走红。“2004年,意利产品进军中国市场,却被意大利品牌ALFA状告侵权。”杨崇国说,意利只是模仿而并非抄袭,事实上意利的产品添加了很多实用的元素,因此ALFA告不倒意利,最终双方选择了合作。利用ALFA品牌以及技术指导,意利鞋机顺利“借船出海”,产品远销海外。


   鞋企外迁生“蝴蝶效应”


   近几年,受劳动力成本上涨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东莞部分鞋企试着向东南亚开办工厂,作为配套产业链的东莞鞋机企业的订单也从单一内销开始有了海外订单。


   东莞市鞋机商会会长、东莞市名菱工业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名菱工业”)总经理王精文表示,有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由广东转移到中国境外的投资项目有41个,其中转移到马来西亚和越南的项目分别达到15个和13个,它们以纺织服装和鞋帽等为主。受此影响,东莞市鞋机商会的100多家成员企业,有40%成员单位普遍出现了接到外销订单或者外销订单上涨的现象。在利润的驱动下,不少鞋机企业开始研究并拓展海外市场。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王精文表示,一部分客户迁移到了海外,这些客户对于原先的鞋机产品比较熟悉,在做生不如做熟的思想引导下,东莞的鞋机产品也就顺理成章卖到国外去。


   王精文称这种现象是鞋业行业的“蝴蝶效应”,在此效应带动下,东莞鞋机企业外销份额纷纷上涨,以名菱工业为例,“2011年以前,我们公司的外销份额是20%,去年上升到30%,今年预计可以达到40%。”


   内销的鞋机商店“执笠”


   鞋机企业因外销订单上涨而欢欣鼓舞,只接国内订单的鞋机商店却生存得很艰难。


   在厚街256省道两旁,分布着好几百家鞋机商店。李勇是其中一间鞋机店的老板,“2012年利润大幅度下降,很多鞋机商店已经倒闭了,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在维持,只有少部分是业绩上涨的。”


   李勇告诉记者,这几年生意越来越难做,“我的店还算好的,目前在东莞还有不少单,一些小店就没那么幸运,利润不断压缩后开始倒闭。”李勇称,这或许就是专家所说的“洗牌时代”。


   王精文表示,虽然东莞的鞋机企业所接到的外销订单,其实是以前国内订单的延续,份额感觉是增加了,实际上利润却增加不大,“你把一台机器卖到印度去,印度会收你关税,同时还要运费和服务费,实际跟内销比并没有什么优势。”


   王精文介绍,名菱工业先后在印度、巴西、柬埔寨、越南等10个国家设立了18个代销点,跟进当地的服务,这些开支分薄了外销利润。


   危险信号


   鞋机卖到海外去


   国内鞋业增对手    


   “鞋子是生活必需品,即使经济怎么不好,人们也不会不穿鞋,最多原来买两对高档鞋两对中低档鞋,现在换成买一对高档鞋三对中低档鞋。”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认为,东莞鞋企以代工为主,少部分鞋企转移到东南亚继续接单,也还是做中低档鞋子。


   “东莞鞋机企业的外销订单增加,说明东南亚一带的鞋企订单有所增加”,林江认为这是一个危险信号,“这些鞋机买过去是为了和东莞的鞋企争生意,更好地抢东莞鞋企的订单。”


   “东莞的鞋企应该加快转型升级步伐,认清形势,为企业谋得新的出路。”


微信小程序

东莞市铨兴乳胶制..
QQ在线交谈